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爱濠头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698|回复: 1

朱德汝城濠头墟祠堂遇险记(一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5-8 19:2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开头语:八十年前的1927年,朱德为了谋求与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的合作,建立反蒋统一战线,在赴汝城县城穿越湘赣边界的濠头墟时,曾出现一次大险情,朱德用他的智慧和胆略,巧妙地脱险,使具有重大意义的“朱范和谈”得以实现。八十年后的今天,笔者专程来到汝城县濠头乡濠头墟探访,寻找朱德当年的革命足迹和那座遇险的祠堂,并收集整理以下文字,以此纪念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。



    1927年11月初。

    上堡,这个与湖南省汝城县相邻的地方,是罗霄山脉南端的一个山区小镇,属江西省崇义县,紧靠着湘赣两省的边界,是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。

    这里,山高林密,晚霜晨雾,寒气逼人。

    阴雨过后,天刚放晴。衣衫单薄的起义军战士都挤在向阳处晒太阳。

    朱德和陈毅坐在真君庙的石阶上,翻阅着交通员从崇义县搞来的报纸。

    那时,起义军刚经过上堡整训,精神面貌有了很大改变,但物质方面还十分缺乏。寒冬将至,吃穿都无着落。同外界又断了一切联系,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报纸。他们只能从敌人报纸的字里行间看形势,了解敌情。

    陈毅正拿着一张报纸,在聚精会神地看着。突然,朱德一拍大腿站了起来,抖着手中的报纸,叫道:“好消息!有办法了。我说天无绝人之路嘛!你看,范石生就在我们旁边。”

    陈毅被朱德的兴奋感染了,他一把从朱德手重抢过那张报纸,看见在地方要闻版上,有一条引人注目的大字标题:“范石生军长亲率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移防湖南郴州一带”。

    朱德拍着陈毅的肩头,欣喜地说:“找范石生去!有他的就有我的。枪支、弹药、吃饭、穿衣,样样都可以解决”。

    朱德又坐下来向陈毅摆起了龙门阵,细说范石生。

    朱德与范石生于1909年同时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,都曾是同盟会会员,一起参加过推翻清王朝的辛亥革命、闻名全国的昆明“重九起义”、护国讨袁起义……两人感情笃深。护国战争后,范石生追随孙中山到了广东,在讨伐刘炯明叛变中,建立奇功,被孙中山誉为“军中有一范,顽敌心胆颤”。中山先生非常倚重于他,常与他商讨军中要事。后委任他为滇军第二军军长,授予上将军衔。并赠与他亲笔书写的条幅“功在国家”和一把军刀,褒奖其战功。1926年滇军第二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时,范石生仍任军长。但是,他同粤系、桂系军阀的矛盾重重,同蒋介石的矛盾更加尖锐复杂。所以,范石生很想找一个盟友,进可以同蒋介石抗衡,讨价还价;退可以杀回云南,重振滇军。

    另一方面,1926年,范石生的滇军第二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前后,周恩来通过内线,把一批训练过的云南籍共产党员,派到十六军中,组成了政治部。“四一二”以后,蒋介石下令“清党”,范石生对蒋介石的指令搁置不理。所以,在十六军内还一直保存着共产党的秘密组织。在南昌起义军南下广东时,周恩来特地为朱德写了个组织介绍信,以备同范石生部队联络时,好与十六军内的共产党组织接上关系。

    朱德与陈毅商定,由朱德亲笔写一信,通过当地党组织设法送给范石生。

    其实,范石生得知南昌起义军失利后,朱德仍带着一支部队转战赣南时,也曾几次派人秘密寻访,只是没有找到朱德的踪迹。

    这天,正逢上堡的集市,人来人往,非常热闹,四乡八寨的人都来了。

    突然,一个陌生人挑着一对箩筐,来到起义军驻地真君庙门前,笑嘻嘻地说:“请禀报一下朱军长,我有要事求见。”

    “你是何人?从哪里来?”卫兵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来人,穿着倒是农民土布衣衫,还打赤脚穿着一双草鞋,但那脸膛的皮肤却白白净净,越看越觉得不像个农民。

    “我叫韦伯萃,从汝城来。”陌生人答话从容不迫,毫不惊慌。

    卫兵一听“从汝城来”,更加警觉。那里不是驻着国民党的十六军吗?一路上岗哨林立,暂且不说,还有胡风璋的民团、何其朗的土匪拦路打劫,他是怎么过来的?又为何来到此地?张口就要找我们军长?想到这里,便紧追不放地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?就对我说吧!”

    “我给朱军长带来一封信。”

    “那就交给我吧,保证送到。”卫兵伸手要信。

    “捎信人再三叮咛,一定要面呈朱军长。”陌生人面带难色地解释着。

    卫兵又对陌生人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,说:    “那就请你在门外稍等一会儿了!”说罢就进去报告。

    转眼间,卫兵和朱军长的警卫员小张一同出来了。卫兵说:“你跟他进去吧!”

    陌生人进了庙门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正殿台阶上的朱德,上前恭恭敬敬鞠躬行礼,说:“报告朱军长,范石生军长派我送信来了!”

    “你是何人?怎个认得我的?”朱德不觉有些惊讶。

    “1922年,在昆明上学时,见过您。那时,您当警察厅长。我们闹学潮反贪官污吏,被逮捕了,是您出面放了我们的。”

    朱德把客人请到屋里。来人一面说话,一面撩起衣襟,撕开衣服里子,取出一封信,朱德一下就认出是范石生的亲笔:   

     玉阶吾兄大鉴:

    春城一别,匆匆数载。兄怀救国救民大志,远渡重洋,寻求兴邦立国之道。而南昌一举,世人瞩目,弟感佩良深。今虽暂处逆境之中,然中原逐鹿,各方崛起,鹿死谁手,仍未可知。来信所论诸点,寓意可行,弟当勉力为助。兄弟再起东山,则来日前途不可量矣!弟今寄人篱下,终非久计,正欲与兄共商良策,以谋自强。希即枉驾汝城到曰唯处一晤。专此恭候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弟筱泉

顿首

    朱德看完信后,微笑着询问客人是怎么来的。

    “我是受党组织之委派,为范军长专程送信来的。党组织经反复研究,因为我见过朱军长,所以就决定派我来了。……”

    朱德一听是党内自己同志,倍感亲切,非常关切地问道军中同志们的情况。

    韦伯萃回答说都很好,接着就详细介绍了党组织在十六军中的情况。然后说:蒋介石发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国民革命军各部奉命“清党”时,范军长声令“鄙军之内无共党,无从清起”。所以十六军内保存了党组织,只是把公开活动都改成秘密活动了。

    ……
爱濠头,爱家乡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